禁毒案例
金凤区 | 退役后以身试毒,只为帮父戒毒
发布时间:2019-08-01返回列表


   王某(化名)1982年11月出生,2000年报名参军,2002年退役,2006年开始吸食海洛因,2015年7月2日来满城北街社区戒毒(康复)工作站报到。在满城北街社区戒(康复)工作站的帮扶和王某自身努力下,王某及王某父亲现已成功戒断毒瘾回归社会,和家人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。

   父亲,这个世界上视我如命的男人,但是我却几乎从没对他说过爱你,王某说道:常人眼里的父爱对于他而言是冷暖交织、错综复杂的情感。

小时候,觉得父亲是天,什么都懂,什么都会,仅有初中文化的他,用宽广的臂膀撑起了整个家,用他的勤劳与汗水,给我们这个家带来无尽的温暖,生活简单、却又幸福。然而,所谓人有旦夕祸福,我家的祸,就是父亲沾染了毒品,沦落为“瘾君子”,在1999年2月5日第一次吸食海洛因,自此开始了屡吸屡戒,屡戒屡吸的恶性循环,直到积蓄花完,看着家庭败落,父母天天吵架,除了对父亲的恨之外,就是想离开这个家,于2000年12月带着对这个家庭的失望和不安报名参军,在部队的时间每天都很充实,越充实的时间就会越快,一晃眼于2002年12月份王某退役了,带着期望和思念回到家里,眼前的一幕让所有的期望变成了绝望,母亲卧病在床,父亲毒瘾加剧,家已不像以前的家,唯一的信念就是自己现在是名军人,得拯救自己的家庭,从戒除父亲毒瘾开始,用了很多强制措施,显然还是不能让他从心里戒除,于是王某有了冲动想法,自己亲身吸毒再戒毒,让父亲明白只要有决心毒品就能够戒掉,于2006年通过联系和父亲交往过的毒友找到了毒品,便开启了自己的吸毒史,为什么这么难戒?先是身体依赖,后是精神依赖,从最后一口,或者说最后一针的十二个小时起,这期间如果没有办法补充海洛因,那享受了多大的快乐,魔鬼会回报一万倍的痛苦。十二个小时起,先是浑身鸡皮疙瘩在提醒,该进食了,如果不理它,它会控制着大脑,发出特别特别困的感觉,一秒钟一个哈欠,一个接一个,每一个哈欠伴随的是眼泪。然后打哈欠的同时,会伴随偶尔的喷嚏,这个喷嚏不是普通的喷嚏,这时候的喷嚏不止打着特别难受,还会留出很多清鼻涕,就是眼泪与鼻涕交加,在这个时候想擦却没有任何想动手擦拭的能力,因为四肢无力。

    俗话说伤儿疼父母,久违的父爱再次被唤醒,海洛因化身的蚂蚁,从骨头里痒,痛,麻,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解决,抓破皮肤也没用,这也是为什么大多吸毒者犯瘾,会撞墙,用刀自残,因为宁愿痛那么几秒钟,也不愿意这样子痛苦几秒钟,就是说,用刀砍伤自己,都比犯瘾好受多了,作为成瘾比自己严重的父亲,更能体会当时儿子所承受的折磨,平时瘦弱的父亲一下子显得力大无穷,一把紧紧将我抱住,决堤的泪珠从苍枯的面颊滑落在泛白的胡茬上,不停的在央求着、保证着,要彻底戒除毒瘾,从来没有见过父亲这样夸张的哭过,这样求过谁。虽然毒瘾在不停作祟,但是痛并幸福着。

    亲情所至,金石为开,王某父子在吸毒与戒毒的路上用悔恨的泪水淘洗着父子真情,在社区戒毒(康复)工作站工作人员与其家属的努力下,王某的父亲在金凤区满城北街社区戒毒(康复)工作中心顺利完成社区康复,而王某铤而走险以身试毒,成功戒断毒瘾,最终不失军人本色,不但从毒窘救回了父亲,同时自己组建了幸福的家庭,日拱一卒无有尽,功不唐捐终入海。成功没有侥幸,有的只是滴水穿石、聚沙成塔的坚持。


银川金凤区满城北街社区戒毒(康复)工作中心:牛建平